一件高级定制引发的

  中国的时尚圈里再次爆出了一件“大事”,中国某时尚大刊的一名负责巴黎街拍部分的编辑,披着从Givenchy手里借来准备拍摄封面用的高级定制样衣走进了Chanel的秀场里,结局则以退还衣服、道歉以及下课走人收场。从巴黎回来之后,这位离职的前编辑发表了一篇感情充沛的“”,使得原本已有所平息的事情再度沸沸扬扬了起来,而话题的外延也越变越大,职业、国际形象等都被扯了进来。时尚圈和时尚编辑这个行当,以丑闻的形式又一次进入了一般网民的视线里。

  《时尚芭莎》编辑因品牌被解除劳动合约,恐怕是我这十年来听到过最大的笑话,甚至超过苏芒的“秋裤”。

  让我们来听听“时尚传媒集团公共关系与对外事务经理”怎么说:LVMH的大头都写信来,人家让必须马上解除合同关系。啧啧,LVMH仿佛是悬在时装之上的宣传部,掌握着编辑的生杀,而仅仅是一个傀儡罢了,也许道出这番无脑说话的更应该是被炒的那一个。

  事情大致是这样:《时尚芭莎》的编辑将借来的一件Givenchy裙子当做配饰搭在肩上穿进了Chanel的秀场,秃鹰一样的街拍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,当然这让Givenchy非常不满。品牌自然有其的理由,比如衣服本来可能是借给编辑拍片的而不是私人用途,亦或者一件价格不菲的服装岂能“随便”被挂在肩上?最终,品牌方面哭诉加,编辑失去了它的工作。(注:《时尚芭莎》是时尚传媒集团旗下,Givenchy是LVMH旗下品牌。)

  无论如何,当编辑成为最容易被的一方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后,的悲剧早已注定。

  时装编辑在今天不仅仅需要做好的编辑工作,很大程度上还要肩负起部分市场的任务。看看这几年中国时装带明星、带小黑板上时装周,却几乎看不到一则让人印象深刻的报道。作为营销可能是成功的,但是他们的title明明是编辑啊!那个被炒的编辑也恰恰是带着这样的市场任务前往巴黎。

  当然,时装编辑们承受的不仅仅是比以往更繁重的工作,他们还要草根达人、时尚博主们对其本来就摇摆的地位进行挑战。他们个人的可利用价值,在中国龌龊的社交营销中完全抵挡不住一个拥有10万甚至百万粉丝的KOL对品牌的。

  于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,让自己变得强大、平台依赖度更小、明星化成为时装编辑等同于本质工作甚至比本质工作更重要的事情,这与今天服务于大品牌的设计师心理异曲同工,而这在时装编辑界基本已算共识。作为编辑,真人秀节目《Project Runway》的评审Nina Garcia和街拍明星Anna Dello Russo 几乎成为他们学习和的最佳榜样,不成功便成仁。

  你很难去一个时装编辑的,品牌、们甚至也成全他们去做这样的事情,借给他们衣服或者推荐他们面向大众。在一切合作有条不紊的时候当然是其乐融融,大家的利益都有所提升,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但是一旦像文章开始所说的出了一点差错,则变成一桩悲剧。

  极力将时装编辑描写成弱势的一方,也无力多数人对他们的绞杀,那位被解雇的编辑在微博上被他的同行们被缺乏专业、常识、职业素养,甚至丢了中国的脸……在那些网络追讨的群众事件中,我们早已熟悉了这样的话语氛围:“来,跟我念:No Zuo No Die.”

  任何行业都有不称职的人群,但是仅用“专业”来那位被解雇的编辑恐怕是轻浮的,当然也是风险最小。

  尽管这种公然“”解雇员工的事情并不常见,由于强势地位,挟持着对编辑指手画脚的事则并不新鲜,品牌俨然已经成为一架机器。敢说真话的时装编辑已经越来越少,供其发布真实声音的则更加屈指可数,时装的几乎绝迹,只剩下编辑对品牌极权无力的赞美。时装甚至还诞生了“策划编辑”、“软文编辑”这些奇怪的工种,而最像“报道”的文字往往出现在“业界资讯”这样的版面,甚至多数由市场或者广告部门来完成。

  “新闻并不是时装的首要任务”多少可以为一些进行。既然时装的模式木已成舟,那么就必须面对其中的利益纠葛和未知的风险,特别是在奢侈品行业低迷、传统一直被唱衰以及编辑“民工化”的时代。

  专业时尚产业和财经网站无时尚中文网创始人、主编,从事时尚工作10余年

  急功近利在搅乱着整个社会,把人们加快速度的投掷进、奢靡还有名利里,而时尚圈正处在这场加速运动的前沿,每个人都在渴望着一夜成名。或许这样我们才能解释为什么昂贵的高级定制会穿错在秀场里,不是自己的样衣却能够上得了自己的身。在这样的时代,我们无暇去顾及和评判别人的愿景,但是请记得存留一份坚守和底线,如同时尚博主YKYLM评判此事是所说的那样:大家都不容易,但请尊重Bill老爷爷为你而弯的腰。

未经作者授权允许,不得转载: 一件高级定制引发的 »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_大发快三计划_大发快3大小单双诀窍